傻逼小說 > 玄幻小說 > 霧 泥土 日歷 > 章節目錄 【】

    2017年/11月/11日【注:本文有性轉及同性情節,不適者注意回避】霧·泥土·日歷“靠,怎么這么大的霧啊。浩瀚書屋 www.haohanshuwu.com”剛剛還頗為晴朗的天,想不到竟然一下子布滿了乳白色的濃霧,就算打了車燈也看不清前面的路,這種狀況是完全沒辦法行駛了。

    “都怪你,選哪里不好非要到這鬼地方來旅行,這下好了吧,好好的一次紀念日旅行就這么泡湯了。”坐在副駕駛位上的妻子一臉不耐煩地敲著窗玻璃,“開窗啦,我要透透風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無奈地看著妻子,結婚已經五年了,早不復當初戀愛時的激情了;雖然妻子依舊如當年我追求她時那般嫵媚動人,對我而言卻已經失去了吸引力。

    我搖下車窗,正準備安撫妻子,卻聽見:“這霧可不得了,我們怕是要被困死在這里咯。”我嚇了一跳,扭頭看去,卻發現王猛這小子正愁容滿面地望著窗外。我看著這小子似乎有些幸災樂禍的模樣,有些火大,正準備罵他幾句,卻聽得妻子問道:“王哥,怎么說啊?”

    我聽著妻子溫柔的聲音,感覺有些怪怪的,靠,王哥,叫那么親密,心底便生了些醋意。

    “可兒,你看這天撒,伸手不見五指,我們又到了這荒山野嶺的,前面又是死路;前無可進,車子又拋錨了,退無可退,這可不就是被困死在這兒了嗎?”

    可兒,他媽的可兒也是你能叫的,真不拿自己當外人了?我越發不爽,尋思著得找個扳手抽這小子一頓。

    “王哥,那可怎么辦?”妻子楚楚可憐地望著王猛,看得我越發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附近應該有個小鎮,離這里大概五六公里的路,我們中得有一個人去求救。”

    王猛說著,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。

    “誰去?”我沒好氣地問道。

    王猛不吭聲,妻子卻也望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,難道是我去?”我在兩人的視線中敗下陣來,“不對吧?聽王猛剛剛說的,明顯是他對這個路比較熟,難道不是他去比較保險?”靠,怎么能讓一口一個王哥的老婆和他待在一起?

    “可是王哥要留下來保護我啊,王哥可比你強壯多了,萬一有人想要傷害我,王哥可比你能打多了!”

    “靠!”我不禁罵出聲,王猛這小子身子的確比我壯得多,仔細看看的話這家伙的身高怕是要超過姚明了,我有些納悶王猛這么大個是怎么坐進來的。

    “老公,你不去,難道你忍心讓你柔弱的老婆一個人來回在這山溝里跑十幾公里?”老婆這會兒倒是嚴肅起來,端坐起來,雙手疊著放在裙沿上,眼神中能看到失望二字。

    “行行,我去還不行嗎?”我無奈。

    “老公最棒了!”老婆像是小學生一樣鼓起掌來,真是有夠傻的。這兩個家伙果然是要趁我出去的時候干點什么嗎?我有些心灰意冷了,胸口也悶著股氣,想著算了吧,她高興就好。

    我帶著悲壯的心情,如同一個行將就義的烈士,拿了個包,塞了點餅干和水,又胡亂找了個手電筒。我感覺自己就像刺秦的荊軻,怕是要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不復返了。

    我沒有回頭看車,打著手電筒一個勁兒的走著,心里滿是妻子和王猛在車里迫不及待親熱的畫面。我甩了甩頭,不,這只是我的妄想而已,肯定是平時網上淫妻看多了的緣故,現實可不是這樣運作的。

    心里有事,走路也心不在焉的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當我回過神來,我才意識到:第一,我沒有問王猛小鎮究竟在什么方向;第二,我他媽的又迷路了。

    我從小方向感不好,根本分不清東南西北,我老媽也挺納悶我腦袋那么靈光一小孩,怎么就天天迷路。后來我學會了用太陽的方位來定位方向,如果有手表的話我還能更精確地定位,誤差還不超過5°。不過眼下這個無聊技能卻排不上用場,頭頂的太陽已經完全讓濃霧遮蓋了。

    沒法了,只能往回走了,先問問王猛小鎮在那個方向,嗯,再順便看看兩個家伙趁我不在的時候干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從一開始,我好像就沒走出多遠,盡管感覺上我走了很久,但是事實是,我沒走幾步,就看見自己的車子正遠遠地停著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氣,還好,沒再迷路。正準備迎上去,卻發現車子,好像在一晃一晃的?

    心頓時涼了半截,操,狗日的,這倆在車震?

    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我小心翼翼地摸了過去,車子副駕駛位的地方沒人,車窗剛剛打開了所以我能在外面看得一清二楚。座位被放平了,妻子正岔開兩腿趴著,白色的裙子向上翻起,內褲還穿的好好的,還好,我松了口氣。繼續往里偷看,只見妻子的腦袋埋在王猛的兩腿間抬起又放下,他的褲子脫了丟在一邊,歪著腦袋閉著眼睛享受著。

    我說不出心里什么感覺,既松了口氣,好歹兩人沒真干上;又有些興奮,可能平時心底就潛藏著一股淫妻的變態欲望吧,我的陰莖早已堅硬如鐵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樣,我的雞巴可比老張的大多...
分享到:
加入書簽
投推薦票
一波中特公式规律